首页 养殖技术
养殖技术
北京昌平区兴寿镇人民政府:你让人民如何信任你?
  更新时间:2019-06-13

北京昌平区兴寿镇人民政府:你让人民如何信任你?

  (续上)  事后我们了解到,张宝勤之所以说他“只听秦城村里的”,是因为我们在与他签订租房合同时,没有同时跟秦城村签所谓的“土地流转协议”。

其实这里面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我们与张宝勤签的是“房屋租赁合同”,并不了解还需要与秦城村签署“土地流转协议”;其次,张宝勤当时也未提醒或要求我们与秦城村签什么“土地流转协议”。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张景丽科长的建议下,在第三方公司见到了秦城村的党支部书记张某某和秦城村主任。 但秦城村张支书的态度简直令我们大跌眼镜。   张支书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竟是“不管、不管!张宝勤大院的事情我们不管!”其态度之蛮横、粗劣,盛气凌人,竟让人不由得想笑出声来。

我们问他为什么不管,他并不回答,只管一味地冲着秦城村的村主任大声喊道:“甭管了、甭管了,跟他们废什么话?!”倒是村主任一言不发地拿来几分所谓的“土地流转协议”,往我们面前一摊,说:“看看吧,有这个我们才管!”  当然,秦城村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毕竟我们没有他们所说的“土地流转协议”,但秦城村的张支书和村主任在明明知道张宝勤的“张氏庄园”有“二包”“三包”的情况下(村主任亲口承认他知道我们和“三包”在承租“张氏庄园”),仍然对拆迁丈量和拆迁款的去向不管不问,让我们很难不对他们的公正性和可信度产生怀疑。 再结合张宝勤“我只听秦城村里的!”宣告,更让我们在心里对秦城村张支书、村主任与张宝勤的关系,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好在我们还有兴寿镇人民政府,只要政府为我们做主,能扣下张宝勤剩余的60%补偿款,料定他最终必会与我们协商的。 为了巩固这一观点,我们又找到了兴寿镇一名姓沈的副镇长。 沈副镇长更是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说,剩下的补偿款已经压下了,谁也拿不走,除非你们之间能达成协议。

我们又小心翼翼地问,要是张宝勤托人找关系偷偷地把钱提走怎么办?沈副镇长斩钉截铁地回答,怎么可能?!这种经济纠纷见得太多了,有的甚至压了三年都没能提走。   前有张景丽科长的贴心建议,后有沈副镇长的拍胸脯保证,我们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并为能遇到这样的父母官而倍感欣慰,甚至还产生了要给兴寿镇政府送一面锦旗的念头。   但万没料到,整个情势却随着2019年春天的到来,急转直下。

  2019年4月下旬,我们全家因有事需要去南方暂住一些日子。 就在我们抵达广东之后,“张氏庄园”的“三包”突然从北京打来电话,说张宝勤已经拿到了剩余的60%补偿款,并让我们尽快核实。   我们大吃一惊,却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兴寿镇政府的旦旦誓言犹在耳边,作为共和国的一级政府,怎么可能如此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呢?于是我们赶紧给兴寿镇政府经济发展科的张景丽科长和沈副镇长打电话。

但一连数天,电话总共打了不下20通,得到的答复始终是人不在,要么是他们去开会了(为了表明我们的磊落,我们并没有要他们的手机号码)。 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我们有可能真的被他们耍了!我们为此心急如焚,却又因身在外地而鞭长莫及。   好不容易盼到了回北京的日子,就在2019年端午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上班日(6月10日),我们便急火火地赶到兴寿镇政府,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结果非常令人失望!兴寿镇政府经济发展科的张景丽科长在被我们堵到办公室后,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们的事情不是处理完了吗?怎么又来了?”  天哪!在这些天里,她一直让她的同事撒谎、找借口不接我们的电话,现在却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好像所有事情都与她无关,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们就回答她说:“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又来找你?”  她改口说:“张宝勤和秦城村的张书记拿来一份由你们签字的文件,说是你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协议。 我们就把剩余的补偿款给他了。

”  我们说:“我们最近根本没在北京,怎么可能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你们不是说要等我们三方坐下来谈妥后,再支付剩余款项吗?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张景丽科长就解释说,他们问过律师,他们支付给张宝勤剩余补偿款没有法律上的问题;而当我们提出要看一看那份她所谓的协议时,她又借口说那是别人的东西,不方便给我们看。   好家伙,一级堂堂的人民政府,竟然给一位申请政府保护的普通公民讲起了法律!若法律能够面面俱到,那还要行政保护干什么?难道那些单钻法律漏洞的蝇营狗苟之徒还少吗?依法行政固然没错,但政府在明知道双方有争议的情况下,不保护弱势一方,不通知我们(他们手头有我们的书面申诉材料,上面明确标有我们的手机),而是偷偷摸摸地做出了有利于不仁不义者的勾当,这难道是一句“没有法律问题”就可以糊弄的吗?  见张景丽科长如此不可理喻,我们只好苦笑着去找那位沈副镇长。

  其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在我们跟张景丽科长交涉时,她疑神疑鬼地问我们是否在录像。

我们回答她说,我们没有录像,只是在录音;并光明正大地告诉她,我们这是为了以后能有所依据。 她看我们要去见沈副镇长,就趁我们跟办公室其他人员讲话的工夫,蹑手蹑脚地提前跑去报告沈副镇长,说我们有录音,要他小心。   所以,那位沈副镇长在见到我们后居然说:“我知道你们在录音……”  看看吧,这就是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父母官们的做派!我们本可以不告诉他们我们在录音,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他们也能光明正大;而他们却如临大敌!试想,若大家都坦坦荡荡地有一说一,又何苦犯得上做贼心虚呢?  其结果可想而知,我们没有从沈副镇长嘴里得到任何建设性的内容,倒是张景丽科长最后很主动、很“好心”地替我们规划了三条道路——上访、起诉、找纪委。

  作为一名普通的小老百姓,我们似乎也只有这三条路可走;但我们很不甘心,很想知道到底有没有第四条道路!  不管张科长和沈副镇长的说辞多么冠冕、多么“法治”,但最终的结果是,由于兴寿镇政府的袒护抑或合谋,那份本该属于我们的拆迁补偿款再也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追回;那些本该受到保护的弱势群体再一次遭到了霸凌!  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不敢断言在我们这次事件中,究竟有没有一些令国人深恶痛绝的权钱交易,但事实就像铁一样坚硬——张宝勤因为拿到了全额补偿款,再也不接听我们的电话,并拉黑了我们的微信!这难道是那些口口声声为民办事儿的人民政府应有的作为?而这样的政府难道真能取信于民、赢得百姓的尊重?  我们相信,在昌平区这次“工业大院清退工作”中,受到不公正待遇、被黑恶势力沆瀣一气霸凌的拆迁户绝非我们一家。

我们在此迫切呼吁,请大家勇敢地站出来,积极与我们联系。

在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的今天,我们再不能这样轻易地让正义屈服于邪恶!  我们的联系方式:手机15120040259(郭女士)  2019年6月10日  (完)。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4,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www.497918.com龙虾养殖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440X900分辨率浏览本站
备案号:陕ICP备11002434号